• Category Archives 未分類
  • 分散所得避稅 補帶罰

    南區國稅局日前查獲某納稅義務人將1.1億元分兩筆轉入子女帳戶,再以子女名義轉定存,到期後將錢轉回自己帳戶,雖無贈與事實,但南區國稅局認定是分散所得逃漏稅負,因而補稅處罰。

    國稅局提醒納稅義務人,父母親如無贈與子女的意思,就不要以子女的名義投資或存款,如果要贈與,則應依法申報贈與稅,以免被查獲,除補繳稅款外,還要處罰鍰。

    官員表示,父母親將資金轉入成年子女帳戶從事投資或存款,如本金及獲利所得歸子女所有,則本金應課徵贈與稅;如在稽徵機關查獲前,已將本金及獲利所得全數轉回父母親名下,雖無贈與情事,但仍有分散所得涉及逃漏稅問題。

    官員解釋,日前查核轄內納稅人個人銀行帳戶大額現金存提時,發現民眾甲君帳戶有異常資金移轉情形,經深入追查,甲君於2016年間,分別提領6,000萬元及5,000萬元。分別轉入已成年子女乙君及丙君帳戶,並以乙君及丙君名義轉存定存單,到期後再轉回自己的帳戶。

    官員說,甲君雖於查核前將本金及利息轉回自己的帳戶,未涉及贈與情事,但因甲君將資金以成年子女名義存入銀行,利用已成年子女申報綜合所得稅有27萬元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,涉有藉以分散利息所得,規避適用較高稅率的情形,經甲君坦承不諱,將分散所得及扣繳稅額一併轉正歸戶甲君,另扣除乙君及丙君溢繳的稅額後,除對甲君補徵105年度所得稅10萬餘元,並處以一倍罰鍰。

    官員說明,父母親如以成年子女帳戶從事投資或存款,雖於國稅局查獲前已將投資出售,且將所得款項或存款本息轉回自身名下,無贈與情事,但仍涉及分散所得,依法應補稅處罰。

     

    轉載至 經濟日報


  • 手足協議遺產繼承 長女獨得母遺產翻臉不認

    郭姓三姊弟在父母離婚後,由父親撫養二女、三子,母親撫養長女,當三姊弟母親過世,長女協議父親的遺產由妹妹弟弟繼承,母親遺產由她繼承;長女因此獨得母親現金與房產,當父親過世,長女卻主張從未有協議,自己也有父親遺產的繼承權。郭姓姊弟只好提告請求履行遺產協議,新北地院判決勝訴,二人獨得父親遺產。

    郭姓姊弟提告指出,父母在2000年離婚,二人的監護權歸父親,大姊的監護權歸母親,多年來兩方各自相依為命,不相干涉;2015年母親因病過世,大姊提議盡孝、照顧母親者是她,遺產應由她繼承,同樣父親遺產由妹妹弟弟繼承。

    姊弟認為大姊提議公允,同意依約辦理拋棄繼承母親財產;2016年父親過世時,大姊竟反悔,否認有該協議,不願放棄繼承父親遺產。但若無協議,她們原本可各得母親三分之一的遺產,怎可能會放棄?

    姊弟舉證指出,母親過世前憂鬱症病發,誤以為大姊不理她了,匯款一百萬元現金給二女兒,要二女兒照顧;二女兒扣除實際支出的5萬元,將95萬元匯回去給大姊,就是為了遵守協議。

    姊弟表示,母親遺產總價值為9百餘萬元,父親遺產總價值僅5百餘萬元,原協議明顯有利於大姊,大姊卻在獨佔母親遺產後,還想要父親遺產;請求法院依照協議分割父親遺產,或請求法院平均分割父母遺產分配給姊弟三人。

    郭家大姊出庭否認協議存在,也從未白紙黑字簽立協議書,如果妹妹、弟弟主張有協議,應提出證據,即使二人自願拋棄繼承權,也不能證明協議存在;事實上母親生前有為妹、弟保險,母親死後二人便繼承人壽保險單,可證明她沒有單獨繼承母親遺產,更沒有施用詐術誆騙二人。

    法官認定,繼承人間如果有成立協議,即使是口頭方式,亦屬有效;郭家大姊雖否認有協議存在,但郭家母親確實曾在過世前匯款一百萬元給二女,二女匯回95萬元給大姊。雙方生活分開獨立,為免發生爭議,對父母遺產達成特定協議,堪認符合社會常情。

    法官認為,郭家母親房產、現金均由大姊一人獨自繼承,也與協議內容相符,至於所謂保險,應屬母親生前財產規劃,與遺產無涉;認定郭家姊弟三人確曾有遺產分配協議,二女、三子請求依協議分割父親遺產屬於正當,判決二人各得父親房產、現金二分之一。

     

    轉載至 聯合新聞網